游魂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顾长缨 > 234,跋涉的诡色44
  但即使如此,倘若再没人出现,这样人不人鬼不鬼地待下去,相信不出三四个月,她必然疯掉。

  她怕蛇,怕老鼠,几乎每天都能碰到,她去礁石缝找吃的,各种奇奇怪怪的生物经常让她吓得半条命都没有,也就后来习惯了,麻木了,才好了些。

  总归能活下去就行。

  “你们在嘀咕什么?赶紧找吃的吧,天黑的快,不然就要饿肚子了。”她走了过来。

  乔祯指着那些吃的,“这些能撑一阵子吧?”

  “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而且你那些是主食,趁还能动就去找点虾蟹什么的,能弄到鱼更好。”许愿之前试过做木叉子叉鱼,也潜到浅海区伺机而动,谁想那些鱼狡猾得很,忙活一天泡得皮肤发皱也没捕到一条。“会捕鱼吗?”她看着乔祯。

  乔祯被问得一噎,捕鱼?钓鱼还差不多,看老头子钓过几回,大概知道怎么让鱼上钩,可捕鱼……

  “当然!捕鱼算什么。”他拍着胸脯道。怎么可能让她看扁,想也不想就脱口而出。

  许愿瞅着这比她还白还嫩的皮肤,心中觉得很悬,不过既然他说他行,便去折了根树枝,递给他。

  “干嘛?”乔祯不解,宁惑也是。

  “叉鱼啊,这里就这个条件,凑合凑合,想当初我也是靠它敲晕了几条小鱼呢,跟你说,你去捕时要沉得住气,慢慢的,不要让它们察觉,然后瞅准了敲他们的脑袋,浅水区有很多的,别奢想着抓到大鱼,小鱼多了也能填饱肚子,这捕鱼讥诮当初可是我趴在水里好几天才悟出来的呢,今儿个免费传授给你了。”她一副便宜你了的表情,双眼炯炯有神。

  盯着她骄傲的面容,宁惑觉得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但这怀疑只是持续了一秒,又被嫌恶取代。嗯,这个女人肯定故意的,想博取同情,哼,当初陷害笙落时怎么没有意识到今天这个下场?

  “放心,有我指挥你会很快抓到鱼的。”许愿笑道。

  接着她便将乔祯带到浅水区,眼前一片碧青色,高度只到膝盖往上几分,不到大腿根,海水清澈,能看到底下的砂石,小贝壳,以及一些浮游生物。

  “这一看就没有鱼,捕什么啊。”乔祯显然不信。

  “走到外面一点,慢点,小鱼喜欢躲在有遮挡物旁,甚至是一些石头下面,还有些颜色和海底色差不多,那是它们的保护色,你需要埋头下去看才能看清……”

  “这么辛苦……”他情愿不吃鱼了。

  “废话少说,快点,一个男人,婆婆妈妈的。”

  “你……”

  还没说完,就被许愿掐着脑袋往水里摁。

  “你谋杀啊!”

  “我这是在教你适应水下的世界好吗!”

  两人你来我往的拌着嘴,看得旁人觉得自己多余,宁惑皱着眉,这副场景怎么怎么看怎么碍眼呢……

  于是,他自己走向了他们,从乔祯手里夺过棍子。

  “喂,老大,你……”乔祯不满,满脸的水,头发都湿了,赤着上身,离许愿很近。

  宁惑突然觉得自己冲动了,可他不能退缩,看向许愿,问:

  “你教我。”

  “呃?”许愿不知道这个黑面神怎么下来了,“你的腿不能接触水,会发炎的。”

  “你,上去。”他没理会,指着乔祯道。

  “老大……”乔祯委屈脸。这老大咋看自己的眼神这么不善啊?老大,以前我可是你的大宝贝啊。自从落到这鬼无人岛一切都变了,老大跟被鬼附身了一般,怎么看怎么觉得陌生。

  没等他控诉,对方已经一记冷言扫了过来,吓得他只能悻悻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他的声音。

  “等一下。”

  “老大你……”是不是想清了,后面的话没出口,宁惑已经脱掉身上的衣服和裤子仍给他。

  转身,面无表情地问许愿:

  “可以教我了。”

  乔祯:……

  许愿:……

  这黑面神怎么了?不会被水鬼附身了吧?许愿看向乔祯。

  乔祯满脸黑线,翻了个白眼,拿着宁惑的衣服就走了。

  估计真被鬼附身了。

  这可是那个人头猪脑的蠢包许愿啊,以前老大不是很嫌弃吗?只要他出现的地方一百米之内对方就不能靠近。

  现在却……

  啧啧啧,男人的,大猪蹄子。

  估计被许愿的美色诱惑了,不过,那张脸,那身材,确实挺吸引人的。乔祯忍不住回想起许愿洗完脸后笑盈盈转身回眸的场景,卧槽,心跳得有点快是肿么回事。这里风水肯定不好,一个个都快被这野人勾魂了。

  等回去要跨个火盆驱驱邪。

  这边,许愿仰着头看着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男人,有些头大。

  压力山大啊。

  ****

  许愿从孤岛回来后就发现整个世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一是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她原来那个她熟悉的世界了。

  二是,这个自称是萌萌的机器人是什么鬼?为什么莫名其妙将她带来这个世界?她是谁?她在哪?

  许愿一脸懵地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任务页面,屏幕常亮,她看到页面上一个大头卡通娃娃扶着眼睛,呆萌呆萌的。

  然而,它说出的话一点也不呆萌。

  “欢迎许女士来到《贺总太爱我了怎么办》世界,开启主线任务——生存游戏,期限五年,血值200,体力100,智商130,年龄24,颜值70分,技能:心理分析,兴趣:躺着数钱,爱好:损人……”

  许愿:……它在说什么?是不是她被鬼上身了?

  许愿想知道那个无人岛也没有什么脏东西跟着她回来了,不然为什么出现了幻觉?她拍了拍脑袋,走了好几步,那玩意儿还是跟着,于是许愿不信邪,四处狂奔着,萌萌则在后面追着,许愿躲来躲去,累得气喘吁吁,结果一看,那东西就在面前。

  “死缠烂打啊你。”她扶着腰,满头的汗。

  “欢迎许女士来到《贺总太爱我了怎么办》世界,开启主线任务——生存游戏,期限五年,血值200,体力100,智商130,年龄24,颜值70分,技能:心理分析,兴趣:躺着数钱,爱好:损人……”

  “咔嚓……”门开了,他走了出来,头发是湿的,围着浴巾,胸膛还是湿漉漉的。

  “你……”

  “你……”两人异口同声。

  “你先说……”

  “你先说……”又来了。尴尬。厉冷言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看了。

  所以旅游什么的万万不能两个人单独来,如果是分开住还好,万一住一起……分分钟钟引火烧身啊!然后没有然后就会尴尬一整天……或许会尴尬一个月也说不定!

  千万别相信什么那种只对一个人Y的蠢言情故事,生理反应这种事情哪能分对象?分对象也是分丑的美的,身材好的和跟个肥猪似的。

  总之,就是那种反应没法控制,能控制的只有吃不吃而已。

  有些人连吃不吃都不经过大脑思考的。

  在这点上厉冷言还挺佩服唐御的。

  起码算是个正人君子。

  但就算是正人君子她也不敢冒险了,点的火多了总会烧到自己的。

  “你先去收拾一下。”他看了眼缩在床上的厉冷言,也有些尴尬,不敢直视。

  “嗯……”随便抓了套衣服就扎进了卫生间里,出来时他也已经穿戴好,一身休闲,T恤牛仔,看起来挺酷帅的,和大学生没差。

  “刚才那个丑人多作怪又打来了,我接了。”他突然道。

  “丑人?”什么鬼?

  “哦,林宸,他说啥了?”过了一会才想起这是他昨晚给林宸起的外号,说人家丑就不必吧?至于嘛,虽然林宸谈不上好看,但好歹模样端正,而且一个大男人的,攀比还跟小姑娘一样比谁好看?

  乱吃飞醋。

  “他问你买几点的机票。”他坐在沙发上,“我说你还不确定,因为要和我出去玩一圈。他还问了我是谁……”

  “……”

  “所以,你不好奇我跟他说了什么?”他冷睨了过来,带着几分威胁。

  厉冷言干笑,“不好奇……”

  “我还能说什么,就说是你男朋友呗,说你在洗澡。”他眼中带着几分得意的兴味,任谁听了这容易误导的话都会掉进坑里。

  大早上,为什么要洗澡?而男朋友还同处一室……

  哼,跟他抢女人,也不看看自己什么德行。唐御眼底划过一道讥诮。

  心机boy。厉冷言摇了摇头,“幼稚鬼。”

  拿过手机,跟林宸解释了一下。

  “不好意思,刚才接电话的是我男朋友,那家伙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来的,昨晚我才发现他到了。”

  自挂了电话后林宸情绪一直就不对,直到厉冷言微信来了消息,他才有了主心。

  只是……

  看到上面的消息,怎么都觉得不舒服。

  如果是那个男人自作主张声称自己的身份还好,毕竟厉冷言没有承认,但现在……

  她承认了。

  “他……昨天你那个礼物也是要送给他?”他想起了厉冷言精心挑选的DIY本子。她会画画,他大致也知道她要做什么。一时间心有些堵。

  林宸并非很喜欢厉冷言,只不过有点好感,决定要追求而已,没想到还没表达自己的意思,恋情就夭折了。

  “嗯。”厉冷言回了一个字。

  “你们今天一起出去?”

  “发什么呢发那么久?”阴阳怪气的某人酸溜溜地凑了过来,眼尖的他看到了礼物二字,眼睛都亮了。

  难道言言昨天去古镇是为了他的礼物?

  看来……

  她也不是那么冷酷无情嘛……

  唐御阴郁的心情瞬间明媚起来,不过他不能表现得太明显。

  “咳咳,赶紧的,不要再给别人错误信号了,我饿了。”

  “猪啊你。”饿饿饿,整天饿,昨晚吃那么多,她今天都恶心得什么也吃不下了,没想到他还有胃口。

  “我要吃饭,你不给我饭吃就是虐待我,我就要吃饭……”

  “……”消停一下可以吗。

  “言言,我要吃饭,我要吃饭,我要吃饭……”

  “吃吃吃,也不怕撑死。”

  虽然嘴上不饶人,但是厉冷言还是匆匆结束了聊天。

  最后在唐御的阴阳怪气下出了门。

  “还去古镇?”昨天玩了一天,她有点腻了呢……

  看出她的不耐烦,唐御露出冷笑:

  “当然,谁叫某人出来幽会不带上我。昨天说好了,你们玩的我也要玩一遍。”

  幼稚……

  厉冷言脸上露出嫌弃的表情,虽然嫌弃,但是她还是和他又去了一趟古镇,玩一圈下来差点累趴,心说下次不敢一个人出来逛了——被知道岂不是被要求重复一遍,不腻死也会累死!

  最后和他做了两个陶瓷,总算把阴阳怪气的某人安抚好了,厉冷言留了地址给店家让他烧好了寄给她,接着唐御才放过了她。

  “郊外有个果园,去吗?”他问。

  去!当然去!厉冷言猛点头。

  她现在只想坐下来好好吃会,不想逛了!腿要断了!

  “走吧。”小惩大诫,看她下次还敢不敢丢下他跟别的男人玩!今日份惩罚结束。

  他们坐的是地铁转的士,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到了果园。

  只是,到了果园厉冷言就后悔了。

  这个季节只有柑子桔子!

  呃,还有甘蔗……

  可她不喜欢咬甘蔗!

  厉冷言怨念地看着唐御,唐御摸着头,傻笑。

  “那啥,柑子也好啊,沃柑,皇帝柑,挺好,挺好……”谁想到这个季节有什么热带水果啊。

  落后的B市,真是没啥可玩的。

  如果在樊城,还能选择什么水上世界,漂流也是挺不错的。

  “呵呵,桔子吃多了上火你不知道吗?”

  “你非得吃到吐啊?”他反怼。

  “不然我来这里干什么?看长势多好吗?这样的话我为什么不在手机上看?”厉冷言无语。

  “……”唐御败下阵来。好吧,他不懂穷人的心思。

  她可不是有钱人,有钱人来这种地方就是看看摸摸,顺便尝几个,味道好就买几斤带回去,厉冷言考虑的自然比较实用经济一些,吃够了,然后拿回去。

  但是沃柑不好保存,放久了水分流失,味道也不如新鲜的……

  唉。

  虽然心中怨念,但是厉冷言还是真香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