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顾长缨 > 188,闪耀的流星71
  “难道不是?”顾长缨道。

  “作为渡劫者最基本的素养就是中立,你可以同情,可以愤懑,可以为他们高兴,鼓舞,但绝不能失去自己。知道了吗?”

  他像老师一样慢慢教导,顾长缨觉得莫名其妙。

  “哦,反正我又不是。”

  会是的。总有一天。这是你的使命。姑苏妄心道。

  几百年,接来送往多少阴魂,他都忘了,多少人的故事,无论是能引起多强烈的情感,最后都趋于平淡,他也就麻木了。

  只是……

  只有一件事的赤忱不减。

  那就是等她。姑苏妄看着顾长缨的脸,没有说话,但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满足。

  如今,她就站在他面前。是一个活生生的人。

  顾长缨被他看得发毛,这人怎么莫名其妙的就忘记她是她,他老婆是他老婆了?

  顾长缨觉得等有时间她一定帮他找到他老婆,省得他整天用这种眼神看她。

  怪奇怪的,很容易沦陷好吧!

  “对了,你怎么来了?”她转移话题,眼神飘忽起来。

  “我说我路过的你信吗?”他突然开玩笑到我。

  顾长缨无语,“你觉得呢?”哪有那么多巧合。

  “我是来找你的。”他认真道,顾长缨倒听不得真话起来,不知道该怎么回,接着他又说道,“是之之和点点,她快过生日了,想办一个生日派对,他们没有过过生日,我也没有办过,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想法。”

  姑苏妄说起谎来倒是得心应手,根本看不出一丝端倪。

  其实距离两个小家伙的生日还有半年呢。

  “啊?这么快啊……他们是快六岁还是七岁?”

  “六岁。”

  “什么时候?”顾长缨又问。

  既然他想办生日派对,那得好好琢磨。

  “五天后。”

  “那也不远了……”顾长缨若有所思,小孩子应该都很喜欢过生日吧,毕竟能收到礼物,她小时候可盼望快点过生日了,能吃好吃的,家里人对她也格外上心,小伙伴们也送礼物给她,只不过地震后顾长缨就没过过生日,这会提醒她,这个世上她最爱的亲人已经不在了。

  “对了,为什么他们以前没过过生日?”顾长缨注意力一下子被转移走了。

  “之之身体不好。”姑苏妄不想多说,因为没有她的每一天,他们所有人都开心不起来。

  而生日……应该是最爱的亲人一起度过的日子。

  就连节日也是如此……每个节日对于他们来说,变得毫无意义。虽然他还是会买礼物给他们,会尽到做父亲的责任。

  哦……

  顾长缨察觉到他的低落,安慰起来,“不过现在之之也慢慢好起来了,以后的生日还是得过,生活还是要有一点仪式感的,这对小孩子来说可是重要的回忆,不然以后长大了发现自己小时候都没有什么很有意义的经历,多可惜啊。”

  “嗯。”会的。因为她回来了。

  顾长缨最后还是没有坚持走,因为确实因为他在,她会安心很多,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这个人确实能让人产生安全感。

  夜幕降临时,整个村庄已经陷入黑暗中,然后慢慢升起光亮。

  幸好这里还没落后到没有电。她想。

  “姑娘,小伙子,饭已经做好了,你们出来吃吧。”五婶子此时面对顾长缨总觉得过意不去,对她是越发的好了。

  只不过顾长缨还对之前的事心有余悸,仍然警惕着,当然,她也不会冷着脸,毕竟自己是好了伤疤忘了疼。

  饭桌上只有她一个人,小明和她女儿在另一个屋子。

  “小明在里面不会有问题吗?”她问。

  从姑苏妄嘴里得出,小明被她简单包扎后仍然有可能感染,幸好有村医在,已经处理好了他的伤口。

  顾长缨觉得里面的环境不好,而且和那个女人呆着也有危险,万一那小鬼又回来,小明岂不是很危险?

  “要不还是让他搬到另一个房间吧?我找村长看看有没有别人家有空房间的……”

  五婶子叹了口气,“村里不会有人敢收留你们的……”

  顾长缨这时还没注意她说的是你们……

  等走进房间看到某个男人时差点没疯掉。

  “啊?为什么?”她也想起来了,虽然她没问过留宿,但是之前那个大伯直接说让五婶子收留她,说只有她家有空房间。

  怎么可能这么多户,不可能住满的,而且五婶子还说了那些壮年都出去了,村里人更少了,怎么可能没房间。

  现在才想起来似乎哪里不对劲。

  “唉,村里出怪事,他们都怕……”她欲言又止。

  “?”

  “怕是外面的人带回来的,所以不会收留你们的。”

  “疯了吧?怎么荒唐,还有人信?”顾长缨一边吃花生米一边吐槽。

  这饭菜倒是很农家,难得还有荤的,一只水煮鸡,看起来挺瘦小的,这应该是她家很贵重的财物了,竟然拿出来招待他们,唉。

  她一直都在劝他们多吃,但自己也不舍得动筷子,顾长缨饿坏了,但还是自然也收敛些,称太清淡,不习惯,就只夹了两三口。

  还别说,饿坏了的人吃啥都觉得好吃,虽然是瘦小的水煮鸡,只有姜和盐,仍旧勾起了她的馋虫。

  顾长缨无比鄙视自己,就一天而已,她就如此没形象了,要是被困在这样的环境久些,估计连白米饭泡开水都吃得津津有味了——她可是最讨厌白米饭泡开水的。

  在顾长缨的好奇下,五婶子接着就说起当年的事情来。

  原来十几年前村里的人还不像现在这么少,也不会这样排斥外面的人——如果不是顾长缨说自己是附近村子的估计也被拒之门外了,幸亏她机灵——顾长缨后知后觉。

  当时村里人还很友善,但是又跟古板,迷信。

  “说起来还是因为老一辈的人听信了一个道士说的话,他说如果要想村里人昌盛繁荣,家家户户都能致富,平安无事的话只能多生儿子,女儿没有用,吃某些草药能控制生男生女,有些人试了,确实有用,一连几年都生儿子,但对有些人没有用,道士就说是因为他们村里女娃太多,阴气盛,所以影响药效,之后,村里人就把家里的女娃都卖到别的村去了,只是这样缓和了一段时间,有些人仍旧还会生女娃,道士就说光卖掉还不行,她们的怨气还留在这里,只能……”不用说他们也知道了后面发生什么事了。

  “……”唉,真是迷信啊。

  顾长缨没少听说以前的老人都很重男轻女,卖掉的还是很普遍的,但是杀死……

  未免太残忍了吧?都是一条人命,又是自己的孩子,舍得吗?

  “村里人都是各帮各的忙。”五婶子回答了她的疑惑。

  “……这……”顾长缨睁大眼睛,突然想到某一段历史时期,貌似也有易子而食的典故,没想到在十几年前都快进入二十一世纪了,还有这种荒唐的事情。

  “那之后几年里村里确实发展很好,不少人在外面做生意都发家了,呆在村里的也个个生儿子,家家户户都吃得饱,有富余……”

  废话,劳动力多了种地可不就越发轻松了吗?

  “但是这么多男娃娃以后怎么娶媳妇?”顾长缨问。

  “村子里人人都有闲钱,又有一把子力气,外村能没人把孩子嫁过来?”

  “呃……”说的也是。问的什么废话。又不是自产自销,呸,什么自产自销,把人当商品了。

  “但是几年后怪事出现了……”

  顾长缨静静听着,全神贯注,那认真的样子看得一旁的姑苏妄觉得好玩。

  “破产了?”

  “外面发家的开始出问题了,员工惨死,赔钱,接二连三的事故,最后是他们自己,不管逃多远都不能避免……”

  顾长缨皱眉,如此,肯定不是因为村子里的缘故,而是有小鬼捣乱。

  “我们大伙也觉得是那些鬼祟搞的鬼,便想去找当年那个德高望重的道长请来驱邪,可谁知,那个道长已经横死了,也是在那几年里……”

  “虽然后面有人说是道长骗了咱们,就是这些小女鬼冤魂回来找他们算账了,所以有些人家信了,生了女儿没溺死,结果还不是……一个个惨死,不是在山上摔死,就是被蛇咬死,溺水,掉井……”活下来的女娃娃没多久也死了。

  顾长缨才知道,原来五婶子的丈夫就是掉进井里溺死的,而儿子则是在山上被野猪撞死,然后生生咬没的。

  “所以只有青壮年遭遇不测?”

  五婶子摇了摇头,“小孩,女人,老人都有。”

  “是不是都和杀女婴有关的人?”顾长缨深思。

  五婶子叹了口气,“报应,是报应啊……”

  “这和刚出生的男娃娃有啥关系?”他们可是无辜的。

  不对……

  问完顾长缨才意识到冤魂的脑回路是很奇葩的,什么无辜不无辜的,它们已经没有理智了,对它们来说,因为不是女娃娃而被允许存活下来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

  不可原谅。

  不可饶恕。

  就连同类的女娃娃都被记在死亡名单里,他们怎么可能幸免?

  “可是……难道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吗?”

  “……他们试过了,逃出去死得更快……”

  “……”这么邪门?

  可是……

  她初来时并没有看到这里多不正常啊?毕竟自己有阴阳眼,如果有鬼出没,怎么可能看不到?

  而一开始知道五婶子身上气息不对是因为她家里有那个小鬼,接触多了自然而然沾染点,所以看起来诡异,她的直觉还是很准的。

  而其他人家……似乎没有异样。

  “姑娘,你能看到心心吧?”

  顾长缨点点头,她也没有什么好瞒的。

  “我能求你不要伤害心心吗?”

  她恳求的姿态让顾长缨不解,明明那小鬼都把她丈夫儿子女儿甚至身子害得那么惨,她还这么圣母?

  “心心……我们全家人都对不起心心,她有怨气也是正常的,我一点也不怨谁,怪就怪我们太容易轻信别人……””

  “……”顾长缨都不知道怎么说她了。

  “难道两条生命还不够?你还想用多少条生命赔进去?它已经不是你的心心,就是没有人性的鬼,阴阳两隔,它存在在这就是一种错误,我不能让你这么错下去。”

  错误吗……

  也许吧。

  但有些人就是有执着啊。

  也许未来等待自己的,是无尽的黑暗和深渊,他也在所不辞。

  反正……

  几百年都过来了,多久与他来说只是数字,没有意义的数字。

  顾长缨没有注意到姑苏妄敛眉下的异样。

  顾长缨接着又道,“你们做了恶,以后自会有人去审判你们,法律,亦或者你们死后有功德簿记录功过,审判,但是,这绝不是可以被有私心的东西拿去利用,如果每个人都按自己的意愿来,整个社会还不得乱套了?”

  姑苏妄叹了口气,这个女人啊……

  看过的那些灰色还是太少。

  有些事情非得由自己亲手解决才行。

  “它现在不只是会害你们,也会伤及无辜,所以我不会坐视不理的。”看着五婶子沉默的样子,顾长缨叹了口气,“五婶子,你们欠她的,做错了的确实没法改变,但是这样纵容下去你以为能得到它的原谅吗?不可能的……”

  “今晚你就知道了。”顾长缨说道。

  其实她在五婶子出门时,就和姑苏妄溜达了一下,看到了一些很让她震惊的事情。

  有意思的是各种人际关系从情感融合状况的顶峰向中指方向转化的过程,一般来说就是一种情感关系,从融洽走向终结,这里可以指的是友情,也可以指的是爱情,通常来说都会经过5个阶段就是感情双方先出现分歧,从情感的相互联系,相互卷入,相互拥有,他们双方有共同的情感,如果共同的情感存在,彼此的关系就存在共同。情感的相思彼此关系也就会破裂和分歧,这也是共同情感消失的开端,分歧意味着人际关系双方的不同点,不断的扩大心理距离,增加彼此接纳性下降,如此双方在知觉或者理解上都朝着不利于双方关系的方面倾斜,彼此都感到,开始难以准确的判断对方,开始不理解对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