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花无名之语文笔记 > 第十章 忙里偷闲
  像错过了生活中很多其他的机会一样,花无名错过了很多提笔写字的时间。

  一天的工作是如此琐碎紧凑,以至于花无名觉得一整天的时间都被各种小事切割开来,变得零星而不连贯,就像天空中稀稀拉拉闪烁的星星,无法汇聚成壮观的星河。

  有时利用在工作的间隙时间来练练笔,记录一下自己的生活。生活中的体验常一闪而过,带着各种色彩,来得快,去得也快。如果能提笔写下来,这种美妙的感觉将能更持久,何乐而不为呢?

  动笔写东西,写出自己的经历、看法与思想,即使浅薄,于作者本人也有很多好处。比如:沉浸在写作中,会让人感到生活充实而有意义。

  写,是一种诉说,把自己当成朋友,而且是无条件陪伴你、支持你的朋友,孤独将不复存在;写出来的文字可用于自我陶醉、自我欣赏,自得其乐。

  做教师更有职业便利,基本上能收获学生崇拜的眼神,小学生是世界上最宽容的读者。

  即使写作水平一般,一个勤奋笔耕的老师,对学生来说,至少是努力的榜样,对自家孩子来说,更是如此。

  和闺蜜聊天总是会感慨做女人太累,一天,听到此处,女儿插嘴:“那做女的,岂不是好吃亏!”当时面对一个小学生,似乎感觉词穷了,不记得是怎么解释的了。

  在和睦平凡的家庭生活氛围中,女儿长大了,现在正在学校里全力对付韩愈李白柳宗元、函数酸碱分子式,也许早忘记了那一场有关男人女人的对话了吧,当然也许朦胧中也许增添了少女浪漫的情怀。

  她不是一个没心没肺的女孩子,不会不懂得妈妈的辛苦。

  可是不知她有没有感觉到妈妈辛劳中的幸福呢?比如我今天晚上下晚自习后再去等她的晚自习,送水果牛奶给她。

  我曾经很惊讶于皱纹爬上了我的额头,白发也悄然出现,腿脚不利索起来。这一切改变,岁月何曾给我打过招呼?

  可是这有什么关系?难道一个女人不辛苦、不劳累就能扳得过时间的手腕?一个不能付出的人是多么可怜,世界上最悲哀的生活状况是没有人需要你。如果一切都是被动地接受,即使是接受宠爱与照顾,那与被人家养的宠物有何两样?

  我愿意在付出心血、爱、劳动中老去,也不愿意在爱惜自己的羽毛中孤芳自赏,而被压缩心灵的自由。

  过红绿灯时,我自觉地停下了脚步,时间紧,可是我不慌。这样一段幸福的路程,我尽可以享受这平凡的快乐,并遵守保障人们快乐的规则。红绿灯尽职尽责地亮着,像温情的眼睛,眼神里带着情绪与指令。

  校门口三三两两地站着家长,乍一看去,每个人脸上都带着满足、快乐的情形(其实这可能是花无名的错觉),以己度人是不是一种傲慢和偏见呢?

  家长们心甘情愿,为孩子付出的幸福溢于言表,有开小车来的,有骑摩托车的,有步行的,在铁面无私的保安面前,家长的穿着打扮、交通工具、职业收入都不重要了。

  传达室的保安常常会很有意见地对门口的送餐人群表示出不耐烦。因为总有人试图提前走进校园,再等两分钟都急不可耐。

  保安急了常会大声训斥不守规矩的家长,除了几个牙尖嘴利的奶奶以外,无人敢去应战。大多数家长会乖乖地像守纪律的孩子。

  碰到下雨,保安也会网开一面,按一下宝贵的电子按钮,让这群特殊的学生进入避雨。

  下课铃声一响起,在那一声声“怎么还没出来?”“这孩子,作业还没写完么?”等系列念叨中,花师太家的长腿闺女总是走在队伍的前头。

  她总能一眼瞄上自家饭盒所在的位置,即使这个位置常常因为家长到来的先后而发生变化。

  因为花无名时间紧,女儿怕妈妈为难,总第一个走出大门,干脆利落地吃完饭,顺带着聊几句废话。这样,每次花无名还能较从容地从女儿的学校回到自己的学校。

  花无名的这番奔波,外人看来辛苦,其实她觉得没有辛劳,是一种充盈着愉快、满足的漫步,忙里偷偷闲,漫步上云端,也是一种紧张工作中的舒缓,因为付出了爱,也得到了爱。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