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唐朝好地主:天子元从 > 第1179章 天降石国
第1179章 天降石国

“碎叶镇守使一职,”

武怀玉目光扫过麾下一众唐将,安禄山、李克用、庞彦章、石守信四位义子都是昂首挺胸,充满期待。

中郎将辛獠儿更是主动请缨,“武相,末将愿镇碎叶。”

这位辛獠儿曾经是梁师都部将,十几年前武怀玉一人灭槊方梁师都,辛獠儿归降,此后也是多次跟随武怀玉征战,也是位悍将。

而厅中屈日方、李海岸、曹通、衡智锡四员中郎将也是纷纷表示愿意受此职,镇守碎叶。

只有级别更高的左屯卫将军姜行本,左武侯将军薛孤吴仁、左骁卫将军曹钦几位,都是上柱国,郡公县公,没来跟他们争这位置。

“既然你们都愿意出镇碎叶,那本相公平公正,你们谁能把阙俟斤和泥孰俟斤带回来,本相就在你们九将之中,表奏谁为碎叶镇守使。”

九位中郎将闻言,全都站了起来,表示要立马带兵追击。

“去吧,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唐军从昨夜就一直有人马在追击碎叶败军,此时虽还没有好消息传回,但阙俟斤他们肯定在那风雪中疲惫不堪,

他们逃不了多远。

安禄山等九将,各领兵一千追击。

武怀玉等继续坐镇碎叶城,

阙俟斤和泥孰俟斤一路如丧家之犬,仓惶逃窜,他们一路往西逃,他们先是逃到米国城,

本想在这休整一下,结果唐军紧随而至,他们城都没敢进,就继续往西逃,直奔阿史不来城。

阿史不来城因阿史不来河而得名,位于西突厥南庭牙帐千泉山的西南,扼守着千泉道的出口,

千泉山是碎叶川与昭武粟特间的重要山脉,虽有许多小道,但大多崎岖难行,唯有千泉道可通车马,故此丝路商人货物多经此道,也就有了阿史不来城。

这座城不大,但胜在险要。

两位大俟斤逃了一天一夜,终于逃进了阿史不来城,

一番清点,两人手下不足千骑,人困马乏。

进城后,立马强征马匹、粮草,又强征青壮。

还没来的及喘口气,唐军又追来了。

虽然追兵不多,看样子也就千骑。

但两位大俟斤却已经是惊弓之鸟,连守都不敢守,直接弃城又跑了。

两位大俟斤在风雪中逃窜,

他们却没敢去投千泉山汗庭的继往绝可汗薄布,

阿悉结部向来与泥孰可汗这一系关系不好,甚至薄布的叔父咥利失可汗还是被他们给攻灭的,薄布继位为汗也是得歌舒、拔塞干的支持。

此时去投薄布,只怕是自投罗网。

两人也没敢往北走,虽说碎叶川都是他们阿悉结的部落,但此时部众分散,他们被唐军紧咬着,根本来不及集结人马。

于是两人一番商议,决定翻过千泉山,去石国。

这一逃,

再难停下来。

从阿史不来城逃走后,他们又经过了俱兰城、怛罗斯城,可是唐军却仍紧咬不放,

手底下人也越来越少,

等到了怛罗斯城,手下就剩下三百余人了,

两位大俟斤何曾这般狼狈过,

而更让两人心中悲凉的是他们现在逃跑的这条路线,很不吉利,贞观六年秋,肆叶护可汗就是遭弩失毕部的叛乱攻击,兵败后沿着他们现在这条路线,逃往了康国,不久死亡。

而后来咥力失可汗,也是被弩失毕部联合石国统吐屯叛乱击败,还是沿着这条路,逃往了拔汗那,最后死在那里。

现在,他们俩也踏上了这条路。

这条路简直就是不归路,

西突厥那些败逃往河中粟特,甚至是吐火罗的,就没有再能回来的,

两位大俟斤,差点抱头痛哭,

他们曾逼的肆叶护可汗和咥力失可汗经此逃亡河中,

如今,他们也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过了怛罗斯城,就是茫茫戈壁大漠,沙漠之中有一个个的绿洲,好在他们路线倒也熟悉,

这一路虽辛苦可历经千辛万苦总算是到了石国,他们进了拓折城。

石国,昭武粟特九国之一,国王国人大多姓石,位于河中的药杀水旁,都城方十余里,有粟麦,多良马,其俗善战,拓折拥兵不仅西域闻名,就连中原也很有名。

石国人也善舞,拓枝舞流行于长安,

西长安九千里。

虽有千里之地,但石国却受西突厥统治,隋大业时,西突厥可汗杀其国王,以特勤匐职统其国。

自从大业年间石国国王石涅反叛西突厥被杀后,西突厥就派突厥贵族担任国王,

甚至西突厥将汗庭建在石国之北的千泉山,牢牢的控制着石国。

而此前咥力失可汗败亡,也有石国统吐屯参与。

当今的石国国王,叫鼠耨设,也是位西突厥贵族,全称石国颉利发鼠耨设。

石国还有位吐屯,也是突厥可汗派驻石国,驻兵监护,征收税赋,名叫於屈昭穆,出自摄舍提部,人称瞰吐屯摄舍提於屈昭穆。

国王鼠耨设和瞰吐屯於屈昭穆,跟阿悉结部关系不错,他们是隔着千泉山的邻居,因阿悉结势大,石国受其很大影响,

在此前石国也是跟着阿悉结一起反叛肆叶护可汗与咥利失可汗的,

阙俟斤和泥孰俟斤一路逃进石国,终于松了口气,此时他们就剩下了百余人,不少人半路偷偷弃两位大俟斤而逃。

“前面就是苏咄城了,城主伊涅达干,是老朋友了。”

阙俟斤望着远处的城池,一扫多日来的疲惫,眼中泛起光芒。

城主伊涅曾是统吐屯的心腹,两次反叛大汗的时候,伊吾都统领石国兵马北上,与阿悉结并肩作战,伊涅是石国有名的大将,被授予达干官衔,如今是石国大城苏咄城的城主。

“这下不用担心唐军了。”

有千泉山阻隔,加上这严寒漫长的冬季,唐军不可能有余力来攻打石国,就算来了,他们也讨不了好。

而有这个冬天的时间,足够两位大俟斤联络部众,待开春后就可以反攻,重新夺回碎叶。

阙俟斤甚至发誓,这次他一定要跟唐人誓不两立,要把唐人彻底赶出西域。

苏咄城,

城门守卫看到这行人很好奇,而听到他们自报身份更惊讶,

守卫让他们在城门外等着,然后去报告城主。

寒冬时节,

苏咄城也没有往昔的热闹,丝路商人也都停止贸易贩运,伊涅城主也难得享受这静下来的慢时光。

“禀城主,城门处来了百余人,十分狼狈,却自称是阿悉结阙俟斤和泥孰俟斤,他们要见城主。”

伊涅城主正欣赏着拓枝舞,一边喝着小酒,正美滋滋,听到这禀报不由的一愣。

“阿悉结的阙俟斤和泥孰俟斤?”

当他听说那队人相当的狼狈模样后,嗤笑几声,“好大的胆子,敢骗到本达干头上,冒充谁不好,敢冒充两位大俟斤,岂不知我与两位大俟斤十几年的老相识了,

把他们打走!”

<div class="contentadv"> 侍卫赶到城门处宣布城主的命令,

顿时城门口的石国武士便开始驱赶,

阙俟斤他们本来还在想着马上能进城了,有热水泡个澡,再来碗美美的奶茶,再来個烤羊,

却不料等来的却是驱赶。

“伊涅达干就是这样对待老朋友的吗?”阙俟斤怒问。

“该死的骗子,还不快滚,再不滚,乱箭射杀!”

都曼特勤赶紧上前,

“我是阿悉结都曼特勤,我跟伊涅达干城主相熟,也曾数次来过苏咄城,麻烦你们带我去见城主,到时误会自然解除,”

说着,都曼特勤赶紧把手上的宝石戒指摘了下来,塞到那城门守卫军官的手上,“行个方便,回头另有重谢。”

守卫军官看了下那戒指,黄金戒托,上面镶着颗很漂亮的宝石,这东西应当挺值钱,于是收下了戒指,“你真是阿悉结都曼特勤?”

“我要不是,也不敢去见伊涅城主啊,”

“你们怎么这个模样?”

“此事说来话长,还请兄弟帮忙先带我去见城主,回头,我请兄弟喝酒,把这事慢慢细说。”

军官收了礼,想了想,还是带都曼进城。

伊涅城主见到都曼时,差点没认出来,

那位带他进来的军官气极败坏,直接拔了刀子要弄死这骗子,好在都曼赶紧解释,这时伊涅城主才终于认出了他来。

“你们这是?”

都曼长话短说,城主惊讶万分。

虽然震惊,但出于多年的交情,伊涅城主还是跟都曼来到城门口把阙俟斤一行接进了城,

先泡温泉,然后更换衣服,再好酒好肉的招待,

甚至还叫来美人跳拓枝舞助兴。

吃饱喝足,虽然很困,

可阙俟斤和泥孰俟斤还是简单的说起了这番变故,

“你们且放心,既然到了我石国,那就绝对保伱们安全。”

“武怀玉再厉害,手也伸不到石国来。”

话音刚落,

有侍卫跌撞着闯进来,

“达干,不好了,”

“混账,惊慌什么?”伊涅城主骂道。

侍卫急道,“唐军,唐军杀过来了。”

“唐军在哪?有多少人?”

伊涅城主和阙俟斤、泥孰俟斤几乎是一同追问。

“唐军,唐军突然出现在王城外,他们用天雷轰塌了城墙,攻入了城中,国王和吐屯都被俘虏了,”

“有支唐军正往苏咄城而来,”

这一消息把伊涅达干城主震惊的目瞪口呆,

好半天他才指着侍卫破口大骂,“你说什么混账胡话?”

“是真的,城主,王都被攻破,国王和吐屯都被俘虏了,唐军正往苏咄城来,马上就要到了。”

阙俟斤和泥孰俟斤反倒是比伊涅城主更早相信了这个消息,毕竟他们还记得碎叶城的那晚,

唐人是如何瞬间把碎叶三座城门轰破的,

想不到石国都城的大门,也这么轻易的被破了。

两人面如土灰,

伊涅城主咬着牙,大喝一声,

“来人,”

一队侍卫冲了进来,

伊涅达干城主指着阙俟斤、泥孰俟斤还有都曼特勤,“将他们拿下!”

阙俟斤他们也没料到,刚才还好吃好喝招待着的伊涅达干城主突然就翻脸了,还来不及反抗,就已经被伊涅的侍卫给围住,刀架在脖子上,三人也只能束手就擒。

“伊涅达干?”

“对不住了,我也没办法,”

伊涅达干叹息一声,唐军不仅翻越千泉山追来了,而且他们居然那么快就轻松攻破了石国都城,还将国王和吐屯都生擒活捉了。

这还怎么抵抗?

伊涅达干很果断,

把引来祸水的两位大俟斤拿下,献给杀来的唐军天兵。

当李克用率领一千人马赶到苏咄城下,正准备用火药爆破城门,攻进城去把阙俟斤他们揪出来时,

苏咄城门打开了,

伊涅达干城主,亲自押着五花大绑的阙俟斤、泥孰俟斤那百余人走出城门。

伊涅达干请降,并交出了逃进城的阿悉结两部的大俟斤。

李克用愣住,

本来还在为没跑赢安禄山,让那小子先一步攻进石国都城,把国王和吐屯都给俘虏了而有些懊恼,好在他在知晓阙俟斤他们没逃进石国都城,而是来了这苏咄城后,他立马就抢先赶来了,

正准备大战一场,倒不料这城主直接开门投降了,还把两条大鱼送了出来。

李克用长吐一口气,

只觉得郁闷与疲惫一扫而空,神气清爽。

“伊涅达干城主是吧,你做的非常好,”

李克用接受了伊涅达干的投降,

“把这些叛贼带走,”李克用立马吩咐手下把阙俟斤等接收了,这下失之东隅而收之桑榆,他比安禄山安胖子晚了一步赶到石国都城,让他先破了都城,还把国王和吐屯给擒了,

可谁能料到,这两条大鱼最后却落到他手上,还得来全不费功夫。

将阙俟斤等接收,

李克用也接受了伊涅达干城主的邀请,率军入城。

伊涅达干城主也是立马好吃好喝招待,不仅安排了房屋休息,还马上送来许多牛羊骆驼,

甚至还给李克用等军官们,送来了许多美人跳舞陪酒。

最后又拉来许多车的丝绸金银等,说是助军。

然后又给李克用等军官准备了一份,这是给他们私人的礼物。

李克用大笑着统统收下,

“给安将军等送信,就说阙俟斤泥孰俟斤都曼特勤他们都已经被我拿下了,各路兄弟都可以好好休整一下了。”

“再给碎叶的武相报捷,马到功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