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岁月苍苍白头老闻清羽燕知惜 > 第16章 心神难明
后几日,但凡燕知惜一踏入沉羽宫,闻清羽就害怕地藏起来。

恰逢十余日后要迎接匈奴使者,政务繁忙,燕知惜好长时间都未再去沉羽宫。

一日桃红请示燕知惜,闻清羽天天嚷着要去沉羽宫外玩,不然就坐在地上哭闹。

燕知惜同意了。但加派了跟着她的人手,随时同他禀报她的一举一动。

这日,燕知惜在御书房和大臣探讨迎接的种种安排时,张公公莽莽撞撞地跑了进来。

未等张公公说明来意,燕知惜眸光猛地一黯,“是羽妃那边出什么事了?”

太医说过以闻清羽的身体状况,随时有危险,至多撑到初冬。

“回禀皇上,是雪妃娘娘求见。”

燕知惜松了口气,又低头批阅奏章,半晌才淡淡说:“去告诉雪妃,朕国事缠身,让她回宫好好休息。“

后妃搬弄是非妄自传话这是宫内大忌,如若不是曾暗自许誓要照顾她一生一世,燕知惜早就将她打入冷宫了。

这段日子,他没去过慕雪宫,不单单是命她反思,而是觉得如今的温如雪越来越陌生,在她身上找不到半点救她时俏皮善良的影子。

商讨完政事后,已是两个时辰后,燕知惜走出御书房,就见仅着一身单衣的温如雪低着头跪在门口。

燕知惜长眉紧拧,“雪妃不好好反省,来这里做何?“

温如雪抬起泪痕斑斑的脸,从怀里掏出一只青玉发簪,递到燕知惜面前。

“臣妾知道皇上怪我,如若皇上真的不能原谅臣妾,那便罚臣妾去冷宫吧,这根发簪……就留给皇上做个纪念罢。”温如雪说得哀婉凄绝。

燕知惜接过发簪,细细摩挲。

这发簪虽不名贵,但是一对,拼合在一起,簪头各一半的白玉兰花纹,严丝合缝地成为一朵。

燕知惜看了良久,苦笑。

这个世间再也不会有第二个人有一样的发簪了,不是温如雪还能是谁?

“雪儿起来吧,朕不怪你了。”

燕知惜想将温如雪扶起来,温如雪腿软,踉跄着又跪了下去,燕知惜终于生出了些许动容,将她横抱了起来。

这夜,温如雪使尽了浑身解数,留燕知惜过夜。

衣衫半解时,张公公在门外焦急地宣告:“皇上,羽妃娘娘快……快不行了。”

燕知惜幽深瞳仁猛地一暗,粗暴地推开了挂在他身上的温如雪,直直朝沉羽宫冲去。

闻清羽躺在床上,面如死灰,连呼吸都是断断续续的。露在被子外的胳膊上,布满一道道触目惊心的青紫痕迹。

燕知惜眼底酝酿着狂怒:“这些淤青是怎么来的?”

“是娘娘自己抓挠出来的。”太医说得小心翼翼,“这毒已侵入骨髓,娘娘五脏皆损,比初生孩童还脆弱,哪怕是轻微的触碰,也可能造成至死的内伤。为臣已用银针让娘娘陷入了昏睡,可暂时抑制痛苦,但娘娘醒来之时,怕是……”

“怕是什么?”

燕知惜握着拳,静静地看着睡梦中依然愁眉不展的闻清羽,心乱如麻。

“怕便是死……期。”太医说得战战兢兢。

燕知惜觉得大脑空了一瞬,再开口时,嗓音里带着不自知的颤抖:“不是说可以撑到冬天的……”

“臣无能,实则是娘娘……”

太医说不下去了,认命地等着燕知惜治罪。

许久,燕知惜无力地摆了摆手,“出去吧。”

太医如获大赦离开了,一时静默室内只剩下一立一卧两人。

后半夜,银针失效,闻清羽蓦地睁开眼,殷红血丝布满了眸子。

“父亲!母亲!”她朝空中挥舞着双手,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呼喊。

燕知惜一把捉住闻清羽乱舞的手,他并未用力,她枯瘦的手腕瞬息却青紫了一片。

她羸弱的身体,抖个不停,眼耳口鼻血流如涌。

燕知惜用袖口拭去闻清羽脸上的血,明黄色袖口都染红了,依然看不清她面容。

“闻清羽,看着朕,朕不准你死!你欠朕的,闻家欠朕的都没有还清,你怎么可以死?”

“如果你敢死,朕便命人将你家人的尸骨挖出来喂狗。”

燕知惜已经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一遍遍地命令着,但这个让他恨极的女人却再也不会臣服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