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师弟 > 第102章 第 102 章
书圣还未从屋中离去, 但帝都各方的局势都被他尽收眼底。

方回与千里从隔间离开,他带着千里去找常曦公主,路上问他:“你认为明栗选错了吗?”

千里说:“她当然选错了, 地鬼一日不灭,就会有更多的人受苦受难,背叛他们让他们受苦死亡的还都是亲近之人。”

“这些人凭什么要遭遇这种事?”

方回沉默听着,千里有过被地鬼背叛伤害的经历, 他没有, 所以他无法知晓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人与人之间的痛苦是不相连的。

千里痛恨地鬼,要将所有地鬼杀灭的想法方回也无权干涉。

两人来到昊天楼找常曦, 也是要寻找岁秋叁的下落,只是刚上楼就听侍女答:“六公主进宫去了。”

她去宫里做什么?

方回有些惊讶, 瞬间想到文修帝, 皱眉时就感觉到星之力波动横扫整个帝都,皇宫那边升起道道星墙。

千里揉了揉眼睛,问他:“该不会也是去那边了吧?”

方回转身就走。

千里哎了声,摊手道:“你不会是要留我一个人在这吧?”

方回走得急, 没回答他, 千里叹了口气,挠挠头追上去, “冷静点, 我瞬影带你过去。”

书圣没管被千里瞬影带去皇宫的方回, 他站在屋内看外边飞雪,白面具上的两道一长一短的红痕显得无比妖冶。

他在风雪夜中看见一个绿色的身影由远而近,眨眼间就从老远到他门前。

瞬影而来的相安歌停在门前,与书圣保持着微妙的距离。

“怎么来得如此着急。”书圣温声道,“担心明栗吗?”

“我倒是不担心她。”相安歌说, “只是你野心越来越大,把主意打到我这来,让我的日子有些不好过。”

“野心吗?”书圣叹气,“你和明栗都有身为朝圣者的职责,为什么却总是想要无视这份责任,难道看着世上所有人陷入痛苦的深渊,看着大陆分崩离析,万物湮灭也无所谓吗?”

“到那时候,被你当做世外桃源的无方国,被明栗珍视的宗门都将不复存在,这可都是你们无视这份职责带来的后果。”

相安歌听得无动于衷:“这就是你最近频繁往我那扔地鬼的理由?”

“那都是些试图逃进无方国避世的地鬼,我也想知道你会怎么处理他们。”书圣笑道,“是接受他们,让无方国成为地鬼的庇护,还是杀了他们,守护通古大陆的人类。”

相安歌压着眉头,有些不耐烦地啧了声,两人同时释放出星之力威压,彼此牵制,落在威压中心的飞雪被全数碾碎。

“我来不是跟你聊什么大道理,谈什么守护人类诛杀地鬼,我只要你将在无方国布下的空门法阵撤走。”

随着相安歌话音落下,自他发出的威压更甚,屋檐角上的垂铃啪嗒碎掉掉落在地。

书圣:“你当真要拒绝身为朝圣者的职责吗?”

相安歌瞥眼朝他看去,慵懒的姿态中还带着点冷意:“你可能忘了我是在什么样的心态下才破境的。”

破境时,他曾希望世上所有人都去死。

这样的朝圣者,怎么会在意这片大陆的人类是生是死,人类命运如何,或者这片大陆的命运如何,相安歌都无所谓。

书圣听后发出一声叹息,“我以为这么多年过去,你会有所改变,毕竟你都愿意和明栗成为朋友。”

相安歌没有回答他,八脉全开,磅礴星之力横扫,整个武监总盟坠落中的飞雪都被拦腰斩断,书圣被留在武监总盟与相安歌缠斗,短时间内无法朝西宫墙赶去。

帝都所有人都察觉到了两名朝圣者交战的情况,武监总盟里的人正不断撤出,离交战场地越远越好。

大部分总监察使都被调去了地星死牢那边拦明栗。

这些人都在雪地上边,黑井下边的周采采靠着浮生对调与生命力顽强且健康活泼的老鼠调换重伤状态,尽力以阴阳双脉修复伤势,耗费大半星之力,靠着几只老鼠总算勉强稳住。

但她不敢上去。

在深不可测的黑井里边都能感觉到外面堪比朝圣者的威压,还有无数星之力波动,用膝盖想也知道上边肯定来了些大人物,多半还打起来了。

敌我不明,又刚在楚晓身上栽了跟头,周采采不敢贸然上去。

何况她现在也没能力上去,反正都已经掉进来了,不如往前看看。

她把手中吱呀乱叫的老鼠放下,对自己的救命恩人乖声道:“鼠兄,救人救到底,要不你再帮我去前边探探路吧?”

老鼠脱手就跑,马不停蹄地朝前边跑,也是被周采采的浮生对调给折腾怕了,与其隔一会就进入濒死重伤状态,不如直接死个痛快。

周采采见老鼠朝前跑去,很是感动。

瞧,畜生都比人有灵性。

她使用重目脉灵技,闭目连接老鼠的视觉,从老鼠的视角看地星死牢,发现周边是一望无际的黑暗,不知井底多大,一点光亮都没有,连老鼠都是摸瞎走的。

唯有周采采呆的地方,能从上边的井口泄露点点光亮进来。

周采采完全不知道老鼠都跑过哪些地方,感觉只是在黑暗中打转,跑着跑着,忽然看见一只干瘦布满斑点的手按在头上将老鼠抓走。

嘿!

周采采睁开眼,有些惊讶。

在这片黑暗的深处确实有人,但这人……吃老鼠。

周采采靠着井壁坐下,暂时还没能力起身,望着黑暗深处的方向默默祈祷吃老鼠的可千万别是东云,不然可就结仇了,你竟然吃了我的救命鼠兄!

她抬手捂着被杀诀洞穿的肩膀,半边身子都染血,刚在心中嘀咕完鼠兄死了,就捂着伤口在心里嗷嗷叫着好痛。

真疼呀!

她这辈子没这么疼过。

周大小姐可是很记仇的。

黑暗深处的牢笼里,瞎眼老头又吃了只老鼠。

点亮牢笼的一簇火已经消失,整个空间陷入黑暗,东野昀脸上又脓包破裂,有些疼,忍着不去抓挠。

唯一照亮他的那抹星线已经消失,东野昀垂眸思考着。

能解开转移法阵,应该是周子息来了。

被关在这里不知时间变化,但能从对面的瞎眼老头口中得知,起初东野昀还不相信,但现在推断出他是前任守护帝都的朝圣者后东野昀信了。

过去五年才被周子息找到,东野昀倒没有抱怨,也没有往坏处想,只是心中悄悄松了口气。

解开法阵的是周子息,那就算梁平山没有被传走,应该也不会有事吧。

可在他心底深处有一个声音虽然微弱,却无法被忽视。

“外边来人了,里边也来人了。”

瞎眼老头咀嚼着老鼠,怪笑道,“这老鼠身上还带着星之力灵技,什么人会放一只老鼠来井里探路,小哑巴,看来是有人来找你了。”

东野昀敲打铁柱:【也可能是来找你的。】

“这世上再没有人会来找我了。”

瞎眼老头这话说完长叹一声。

【前辈能听见别人的心声,是你的神迹异能吗?】

瞎眼老头在牢笼里来回踱步,拖着铁链的声响叮叮当当。

“前辈?你这哑巴对我的态度怎么突然变了。”瞎眼老头大笑,“之前还爱理不理,嫌我老头烦,现在都愿意主动跟我说话了。”

东野昀习惯性地摸了下鼻子,摸到一个疙瘩,疼得他咬牙。

“我一直觉得你有些眼熟。”瞎眼老头说。

东野昀提醒他:【您是个瞎子。】

瞎眼老头听得笑了:“你说得没错,我是个瞎子,可我的神迹异能是心目,心目的代价就是必须把眼睛挖掉。”

东野昀听得怔住,他开始意识到有哪里不对劲,之前他以为这老头跟自己一样,也是被关在这里受刑才会被挖去双眼。

“眼睛只是一种形态,心目也只是换了种形态看这个世界而已。”瞎眼老头侧首望向东野昀,“比如我能看见你心里在想什么,也能看出你知道我是朝圣者的事,但是从哪里知道的?回想我跟你的对话,似乎是说起东野狩的事开始。”

“东野狩……对,很像,你跟东野狩很像……”瞎眼老头来到牢笼门前,双手抓着铁柱,悬浮的一簇火再次出现点亮空间,老头空洞的眼眶盯着东野昀的方向,“你是东野狩的什么人?”

东野昀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从瞎眼老头解释灵技心目时想通了一些事,目光古怪地看回去:【你不是被书圣关在这里的。】

“当然不是。”瞎眼老头大方回答,“我才是这地星死牢的主人。”

两人再次听见老鼠咯吱叫响的声音,东野狩看见一只老鼠寻着光亮朝对面牢笼跑去,联想到周子息解开了法阵和刚才老头说有人来了,心中有不祥的预感。

瞎眼老头再次弯腰抓起老鼠,五指紧握,将老鼠捏死在掌心中,他朝老鼠来的方向看去,迈步朝前走去。

东野昀敲打铁柱拦下他。

【他是我爹。】

瞎眼老头脚步顿住,缓缓回头朝东野昀看去。

井底的周采采看着躲在角落瑟瑟发抖的老鼠叹气,最后一只了。

街道中,悬浮在空的金袍祭司感受到武监总盟传来的星之力,扭头朝那边看了眼。

冥土问:“大祭司,她去了宫墙那边,想要在那边抓人有些麻烦,要让我跟冥水先去探探路吗?”

“不用。”金袍祭司收回视线,“抓到一个也够了。”

他目光遥遥地点了瞬陈昼,没有多做纠缠,脚下出现星盘运转,对身后的两人说:“走吧,去北斗,抓不到明栗,就把石蜚先拿了。”

远处的陈昼看得皱眉,这法阵……他亲眼看见幽游族的人在法阵中消失不见,心头一跳,不由想起周子息的转移法阵。

身边的青樱咦了声,显然也觉得眼熟:“这该不会是子息的转移法阵?幽游族的人怎么也会?”

陈昼忽然想到某种可能。

为什么北境外族的人能悄无声息来到帝都,来到通古大陆深处?

难道是靠转移法阵?

青樱戴上兜帽防风时问陈昼:“我们追吗?”

“暂时不追,他们还会再出现的。”陈昼朝明栗的方向看去,“先去找你师姐和狗昀。”

青樱问:“那子息呢?”

陈昼说:“应该在你师姐那边。”

被星墙拦退的明栗朝楚晓点了一手困阵,将她禁锢在原地,看着她跌倒在地,望向自己绝望的眼神时只神色淡淡地看回黑井的方向。

禁军首领陆弋和总监察使都在劝她收手,不要继续往前。

总监察使贾无上前一步,对明栗说:“从地星死牢劫狱,这可是重罪,明圣应该为北斗考虑,北斗如今需要养精蓄锐,万不可再与帝都为敌。”

“与北斗何干。”明栗抬手,强行越过朝圣之火提升星脉等级,在伪八脉满境之下点出生灭:“他不是北斗弟子,却是我的兄长。”

贾无等人脸色骤变,飞身撤去星墙之后,两股星之力厮杀传来尖锐声响,看似厚重的星墙表面出现裂纹,在尖锐声响中逐渐传来咔嚓断裂声。

原本要上前去拦明栗的陆弋等禁军也急忙后撤离开生灭范围。

贾无听见断裂声,震惊抬首看去,在他开口时已经有发丝被无形的天地行气割裂,裸露在外的肌肤蹦出血线:“退!”

只一个字的时间,已经有人爆发出一团血雾倒下。

陆弋后撤护在常曦公主身前,周身涌出大量星之力进行防护。

姚巢则护着困阵里的楚晓,心中震惊不已,她分明还没有破境,为什么能使用朝圣者的特级灵技?

楚晓望着明栗的背影,心中已经说不出话来,只剩下呆愣,这种强大让她无比震撼,却也无比遥远,是她这辈子都无法抓住的。

生灭绞杀断掉所有星墙,武监总盟的监察使们也后撤退去。

明栗收敛星之力,刚往前走了一步,忽然察觉身后涌来大批禁军,他们面无表情,不怕生死,只根据命令行事,将宫墙到黑井这边全数围住。

宫墙之上站满弓箭手,他们开弓拉弦,箭在弦上,蓄势待发。

从队列中走出的男人玉冠束发,锦衣沾雪,眉峰凌厉,目光锐利又冰冷地扫向前方。

陆弋朝来人垂首道:“五殿下。”

一声声五殿下落入楚晓耳里,她呆滞的目光逐渐恢复了光亮,心中燃起希望,全身涌出无数力量支撑着她从地上站起身。

常寒禾来了,姚巢原本松了口气,却在看清五殿下的表情后心感不妙。

千里拎着方回落地在禁军包围圈外,陈昼与青樱也落地在圈外,远远看向包围圈中的人们。

“这边的气氛不太对劲啊。”千里说着,视线越过禁军们落在明栗身上。

方回目光精准地捕捉到人群中的常曦。

青樱原本高高兴兴地要招手朝自家师姐打招呼,却又顿住,表情有些古怪,“我师姐……怎么变矮了啊。”

陈昼没好气道:“你等会别当着她的面说。”

“那是谁?”青樱抬抬下巴,目光点向被困在法阵中的楚晓,“是被师姐的困阵关起来了。”

陈昼顺着她的目光朝楚晓看去。

常曦公主问常寒禾:“五皇兄,楚晓是你的人吗?”

这句话让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常寒禾身上。

常寒禾从这个见面次数不多的皇妹眼中看出了几分执着,似乎如果他说是,那么常曦就会跟他动手。

正如文修帝所言,常曦平日什么都不说,可在她心中,与皇后有关的事情对她而言反而是个过不去的坎,她绝对不会放过毒害了皇后的楚家人。

如果他是庇佑楚晓的人,那么常曦会连他一起杀。

常寒禾看穿了所有人的想法,却看不穿文修帝,他知道只要文修帝还活着一天,那他的生死就掌握在文修帝手中,如今文修帝向他提出交易,用楚晓换太子之位。

换吗?

换了你就可以免去生死之忧,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既然如此,又有什么理由不换呢?

“不是。”常寒禾神色冷淡地说,“我奉父皇的命令,来诛杀楚家后人。”

姚巢脸色瞬变,还未来得及说话,已有埋伏在后的生死境悄无声息射出长箭将他一箭穿心,唯一一个护在楚晓身前的人就此倒下。

血花飞溅在楚晓裙摆,在姚巢倒下后,她颤抖的目光中倒映着常寒禾看过来的脸,那张脸上的眼中没有温度,如雪冰冷。

明栗听得笑了,之前对楚晓下困阵是防止她跑了或者被别人带走,如今她挥手撤去,冷眼看这场情人反目的戏码。

“为……为什么?”

楚晓似被人掐住了喉咙,发音困难。

她因为常寒禾的到来而涌出站起身的力量,此刻正被逐渐抽离。

常寒禾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眸望着她,袖中双手紧握成拳,看起来却没有丝毫情绪波动。

也许是有几分不舍,但那又如何?

楚晓和王位是常寒禾最看重的两样东西,任何别的东西与他们相比让他做选择,他都会选楚晓,但楚晓和王位,不能比的。

“放箭。”

常寒禾只给了楚晓两个字。

长箭穿透楚晓的肩膀,她伸手抓住箭尾,狼狈地靠着自己微弱的星之力挣扎,与飞射而来带着星之力的箭矢对撞被击飞出去摔倒在地。

被箭矢刺穿血肉插进骨头的痛苦远不及常寒禾那两个字带来的痛,楚晓五指抓地,力道之大将指甲翻转断裂,她近乎歇斯底里地朝五殿下喊去:

“常寒禾!为什么!?”

长箭从她脸颊划过,划出一道道血痕,也不知这些弓箭手是不是被文修帝吩咐过,像是在戏弄狗一般没有一击致命,总是瞄准四肢或者肩腹。

他们不会让长箭陷住,若是刺中的话,就一定是穿骨而过。

楚晓被箭矢穿透跌倒在地又狼狈爬起,衣发沾血散乱,却像是被注入巨大的能量支撑发散心中愤怒地朝常寒禾喊叫着。

——为什么?

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你比不过他心里的王位啊!

从多年前你被流放追杀在外颠沛流离,受苦受难,他却一次都没有找过你的时候就该知道了啊!

从头到尾都是你在盲目追逐他的背影,他从来没有回头等过你啊!

风雪呜咽着,人们都听见了楚晓对常寒禾凄声的质问、怨恨的咒骂,可这一次没有人会出手帮她,再没有人会护在她身前,为她拦下这漫天箭雨。

楚晓踉踉跄跄地站起身,捂着血流不止地肩膀,从被血水沾染的眼眸中朝常寒禾看去,视线已经模糊。

最后一支长箭穿透她的胸口。

楚晓因冲力朝后倒去,贴着黑井掉了下去。

她眼中的光亮一点点被黑暗覆盖。

周采采贴着井壁与角落里的老鼠四目相对,思考该怎么利用这最后一只,最终叹了口气,撑着冰冷的井壁缓缓站起身,准备自己往前走一段看看。

她刚刚转过头去,就有重物坠地。

周采采警惕地回头看去,借着井中微弱的光芒,看见一具浑身是血的尸体。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在2021-10-13 23:30:05~2021-10-14 20:50:23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 2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睡懒觉的猫 56瓶;清暑、蔡婷兰 20瓶;年少轻狂不吃饭 10瓶;yu酱 6瓶;白柳垂堤、桃芝梨梨、漆雕花 5瓶;隋了、嗯嗯嗯 3瓶;大雪花 2瓶;大仙呦、筱晨、一朵小花花、28148861、西西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