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魂小说网 > 网游小说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第776章 第 776 章
朴美淑的到来简直是给本来就风雨飘摇的尹家雪上加霜, 金银淑再次进了医院。

但是这次她的运气就没有上次那么好了,常年‘身体不舒服’这次成了真的不舒服,金银淑彻底倒下了。

尹栋焕要坚强一些, 身体没有那么脆弱,但他到底不年轻了, 最近这段时间又连连受到打击, 即使没有像是金银淑样倒下,身体状况也不是很好。

比金银淑来到尹家更加糟糕的事情是崔英雄也因为看到了新闻找到了医院,在医院里面闹了起来。

老实说, 尹栋焕不是很明白这家伙在闹什么, 他都没有跟他们算芯爱失踪的账,他们怎么有脸闹到他家, 甚至跑到医院来搞事情?

气的快要心肌梗死的尹栋焕终于爆发了出来,将崔家母子给告上了法庭。

诉讼为恶意调换婴儿!

就尹家本来已经稍微弱了下去的热度又被重新炒了起来, 各路的新闻记者跟电视台媒体们像是垂垂老矣的耄耋老翁又恢复身体,瞬间有了热情, 如嗷嗷待哺的异形幼虫一样的冲了上去, 开始铺天盖地的报道这个新闻。

毕竟这种涉及到了身世调换, 还可能是故意的身世调换事件是真的不常有, 其中的关键人物又是韩国画坛近几年来的新锐画家, 话题性十足!

而这么一折腾,就有人发现其中跟一个当事人, 那个疑似害死了自己妹妹的尹俊熙失踪了。

简直一波未平, 一波又起!

这次不管是新闻媒体们还是民众,都把眼光投注到了本次事件上面,伴随着之前电视台已经制作了出来的电视剧的播出,尹家是真的把自己的名声传遍了韩国, 彻底的没有了低调的可能性。

同时尹俊熙的失踪事件也被大范围的关注了起来。

电话永远都是通着的,证明一直有人在给这个电话号码充值,但是拨打的时候却始终无人接听。与其说尹俊熙是失踪了,倒不如说是他为了不让别人找到他而躲藏起来了!

作为尹俊熙的朋友,韩泰锡当然也给他打过电话,但是结果跟别人没有任何区别,不管什么时候拨打电话,得到的永远都是无人接听的结果。

这种情况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又不是什么神通广大的电影男主角,真的能够顺着各种蛛丝马迹找到尹俊熙的下落。

而且他隐隐有种感觉,没准儿尹俊熙是真的躲起来了不见人。

他之前有陪着尹栋焕跟金银淑去尹俊熙的工作室寻找过他,那里很干净,也很整齐,就跟往常没有什么区别。但是他还是注意到一些事情,一些尹俊熙常用的绘画工具不见了。

一个人如果真的是意外失踪的话,怎么可能带着那些绘画工具?

他很快得出一个结论,尹俊熙应该是自己离开的。

跟尹栋焕和金银淑说明了这个情况之后,他们也支持这个结论,双方默契的将这件事情给隐瞒了下来,就当事不知道这件事,对此保持了沉默。

虽然因为儿子不告而别而感到伤心,但是芯爱已经死了,恩熙也嫁了出去,他们只剩下了俊熙这一儿子,已经承受不住更多的失去了。

韩泰锡对这对夫妻的态度不予置评,但是私心里对尹俊熙的这种懦弱逃避的行为有些失望。

“幼美啊,既然离开了韩国,以后就不要回来了,忘了俊熙吧。”离开韩国之前,他给申幼美打了电话。

两个人都是他的朋友,如果说以前他还只是因为尹俊熙的行为而稍微偏向申幼美的话,那么现在他心中的天平已经完全倾斜了。

身为一个男子汉,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情,都应该挡在家人的前面,而不是任由家人独自面对那些流言蜚语跟攻击。

他的朋友太令人失望了!

韩泰锡没有再去管这件事,很快就办好了各种手续登上了飞往中国的飞机。

完全没有想到事情在他离开之后才真正的爆发出来,崔家跟尹家的战争成为了很长一段时间里面韩国人民茶余饭后的资料。跟尹家有关联的人士都被卷了进去,如果不是他离开的早的话,大概也逃不过被送上各种报纸杂志的命运。

不知道这是不是一种另类的幸运?

米亚不知道这件事,她只是觉得应该给韩泰锡进行一次心理疏通,避免这位行动力超强的先生以后再搞出来什么事情。

她算是看明白了,麻烦这种东西,放着不管远离是解决不了的,有时候该花的精力就应该花,而不是因为太懒太烦撒手不管,那会给她带来更多的麻烦。

就像是韩泰锡。

躲得了一次,躲不了第二次,懒得花时间精力在他身上的结果就是让双方都浪费了更多的时间跟精力!

“我们谈谈。”她皱着眉头对等在教室外面的韩泰锡说。

逃避不可耻,但是没用,还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请给我一杯冰可乐,谢谢。”米亚连餐单都没有打开,直接对服务生说。

这家饮品店的东西又贵又难喝,唯一能够入口的居然是可乐你敢信?

“意式浓缩,不加糖。”韩泰锡指着餐单上面的咖啡说。

跟大部分喜欢冰美式的韩国人不同,他更习惯这种苦到骨髓里面的口感,那会让他的脑子变得清醒,从而激励他更加努力的奋斗,而不是沉浸在虚假的现实关系当中。

就连他妈妈都不爱他,还会有谁会爱他呢?

每逢他被父亲跟大哥的笑脸迷惑的时候,握住那根冷冰冰的钻石手链,现实的冰冷就会重重的击打在他的心头上,把他拉出虚假的幻境。

父亲不想丢脸,所以送他去读最好的学校,让他出国留学,甚至还帮他申请了美国国籍,避免他懦弱的儿子服兵役在军队中被霸凌的可能性,省的他因为被欺负的过分而自杀让家族脸上无光。大哥的目的就更加简单,他灿烂的笑容中是隐藏的深刻的鄙视,一个真正的继承人又怎么会想要一个他这样一个身份的弟弟来跟自己争夺继承权呢?

即使只是在经营上面参与进来也不行,那会打乱他所有的计划,也会让这个讨厌的弟弟更多都出现在父亲的面前,争夺到比原来还多的注意力

韩泰锡讽刺的笑笑,也只有米亚始终对他不假颜色,一直都离的他远远的了。

他大概是真的心里有病吧?

米亚看了他一眼,只觉得这人真是奇怪,一个人坐在那里也能脸色变来变去,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不过她没有那么多的耐心陪着他在这里消耗,“韩泰锡先生,你有没有想过你为什么会选择我?”

她率先开口,打了个对方措手不及,让韩泰锡直接愣住了。

什么叫做选择了她?这句话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古怪!

“你是想要问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他皱了皱眉,纠正了一下她的用词之后反问了回去。

米亚的话让他有点儿不舒服,那听起来像是一种理智的决断,而不是听从内心声音的直觉。他不认为自己的感情是可以用逻辑来衡量的。

“不用急着否认。”米亚示意韩泰锡,“我们从最初的问题开始分析。”

她微笑了一下,“还记得你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说的名字吗?”

韩泰锡嘴角抽搐了一下,林米亚这女人,就是不想要承认她就是当初的那个女孩子吧?

想是这么想,他还是配合了一下对方,“当然,李恩尚小姐,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个名字!”韩泰锡露出了一个非常虚伪的笑容说。

他怎么会忘记让他冷静了快要十年的人?

“那么介意跟我说一下当初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让你对她念念不忘吗?”米亚也假笑。

她当初不想要惹麻烦,也就懒得关注韩泰锡,当然就更没心思去管他跟‘李恩尚’之间发生过什么事。毕竟在她自己的记忆中,两个人只是见过一面而已,还是不怎么愉快的见面,真的没有任何美好的回忆可以怀念。

以至于现在她想要暂时充当一个心理医生,还不得不先听一下对方角度的阐述。

“当然不介意。”韩泰锡脸上的笑容加深,像是想到了什么美好的回忆,“我们之间的相遇就像是一场梦,一场美好的让人不想要醒来的梦,每当我控制不住的沮丧愤怒的时候,恩尚都会让我冷静下来,把我重新拉回现实,做出正确理智的选择。”

他看着米亚,眼睛里面全是笑意,你不是想要听?那我就说,完全没有问题啊~

米亚:“”

她现在很想要破口大骂,还美好的像是一场梦一样的相遇,她的记忆里面怎么完全相反?

如果她的手腕疼了好几天都能算的上市一场美好的梦的话,那她揍他一顿是不是也是一场美妙的接触了?

但对方的话也让她抓住了一些线索,韩泰锡说她会让他冷静下来,把他重新拉回现实?

“我大概了解你们之间的往事了。”她挤出来了一个看上去颇为真诚的笑容,“暂且不讨论你把我错认为是李恩尚女士的事情,我们先说你跟李恩尚女士之间的问题。”

韩泰锡微笑,我就静静的看你表演!

“首先,她会让你冷静下来的理由是什么?”米亚一脸诚恳,“是行为?还是什么其他的?或者是一句话,还是一个表情?”

找到问题的症结,解决掉问题的症结才是她现在需要做的,而不是跟眼前这个男人抬杠。

“很多。”韩泰锡看着米亚那双面对着他的时候从来没有变过温度的眼睛,慢吞吞的说,“我每次回忆起来她就像是整个人泡进了冰水里面一样,即使是再愤怒的心情都会瞬间变得冷静下来。”

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来一只镶嵌着碎钻的手链,用手帕托住放在了桌子上,“这是她离开的时候送给我的礼物,很多个夜晚,都是它代替她陪在我身边,平复我的情绪。”

铂金的链子太过坚固,就仿佛是从来没有被时光洗刷过一样,闪耀着冷冷的光芒,看的米亚一阵牙酸。

她当然不会认不出来自己自己亲手做的首饰,但问题是当初她以为这条链子被丢在了那家酒店,哪能想到这东西居然会在韩泰锡的手上?

而且还陪伴了他那么多年?

真是想想都觉得无力吐槽!

一条手链而已,到底是怎么做到让你保持冷静的啊?你当这是从北极捞上来的手链吗?

更让她无语的是这家伙简直鬼话连篇,什么叫做她离开的时候送给他的礼物?说谎的时候能不能走点儿心?要是真的有一个李恩尚做过这种事情的话,又怎么会在成年之后不联系?

你逻辑这么混乱你自己知道吗?

米亚揉了揉额头,感觉一阵心累。

韩泰锡这家伙,为什么就不是个变态?这样她就能把他送到监狱里面去吃健康营养餐了,而不是要坐在这里听他回忆那些根本就不存在的美好回忆!

“我觉得你这是一种移情作用。”米亚嘴上这么说,心里面却觉得自己今天来当免费咨询师的行为简直就是个错误!

显然,她跟韩泰锡接触的太少,以至于她根本就不够了解他的性格,做出了错误的决定。

“也许是有什么东西,或者是那位李恩尚小姐做了什么事情让你产生了这种移情作用,但是从心理学角度来说,这并不是一种健康的心态。”但既然来都来了,她还是努力的试图解决这件事情,不想要继续跟韩泰锡纠缠下去。

老实说,当初她来到中国之后对方没有什么特殊的行为之后,她都以为这件事情已经算是过去了,最多那天他堵在她家门口的时候有点儿不甘心,谁能想到时隔几年之后他竟然会重新行动起来?

这根本就不符合逻辑好吗?

她深深的皱起了眉头,始终没有想出来到底是什么让他这么执着,她改还不行吗?

米亚对韩泰锡没有偏见,但是很遗憾,她对尹俊熙有偏见。跟尹俊熙的关系那么好,即使韩泰锡是个天使下凡,也不会改变她的心意!

有些事情就是那么令人无奈,但这就是现实生活不是吗?

可惜韩泰锡不这么认为。

“评价健康心态的标准是什么?”他往椅子上面一靠,微笑着问。

他的心态健康过吗?

从懂事起,他就一直生活在不安定的环境里面,面对着来自于外界的奇异眼光,心态怎么健康得起来?

硬要说的话,遇到了她之后,他的心态反倒是健康了不少。至少在大多数时候,他都能让自己愤怒的情绪冷静下来,减少了很多的麻烦。

“这个要看你自己对健康的评价了。”米亚深深的看了韩泰锡一眼,“如果你觉得自己是健康的话,那你当然是健康的,但前提是这种健康不会影响到别人的生活,给他人造成困扰。”

精神病也是有自由的,更何况只是一个偏执狂?

但就像是她说的那样,我行我素的前提是不会给别人添麻烦,自娱自乐谁管你是不是每天都在心里面把人给大卸八块?

再说的不好听一点儿,她甚至不介意韩泰锡天天抱着那条手链说话睡觉,一件死物而已,对她来说丢了也就是丢了,毫无意义。但是她介意对方把这种事情放到她面前说!

而且现在这个人动不动就堵到学校来,已经给她造成了困扰,这才是她心里不爽的原因。

“李恩尚小姐会在意这件事情吗?”韩泰锡看着米亚的眼睛,挺直了身体,很认真的问。

“我不知道李恩尚小姐会不会在意这件事,但是普通人都会在意这种事情的吧?难道你会喜欢天天都被人堵在教室外面吗?”米亚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了回去。

她是心大,不在意别人的眼光,但是这并不代表她就喜欢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八卦谈资。

这是两码事!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既然你一直都没有找到李恩尚小姐,就说明你们之间没有缘分,或许是到了向前走的时候了。”她看着韩泰锡,慢慢的说。

她很确定自己不会给他回应,既然这样,那又为什么浪费大家的时间呢?

本来就不是什么太熟悉的人,又何必互相给对方添麻烦?

“是吗?”韩泰锡跟米亚对视,似乎是在问她,又像是在问自己。

“这样对大家都好不是吗?”米亚微微一笑,“你看,有时候作为李恩尚小姐替身的我也是很辛苦的呢,还是希望跟韩泰锡先生和平相处。”

她还要在这所学校读完研究生,好几年的时间呢,可没那个心情天天跟他周旋,谁还没有自己的生活了,为什么一定要浪费在别人的身上?

有时候一个立场的不同就会让人变得面目可憎起来呢!

“啊,时间差不多了,我还有事,就不陪你聊天了。”米亚连装作看手表的行为都没有,直接微笑着站了起来,抽出一张纸钞晃了晃,“aa,不介意吧?”

介意也没用,米亚根本就没给他说话的机会,放下纸钞就直接离开了。

她解决不了对方的心理问题,还是不浪费时间内了,早点儿搞定学业,少一个固定打卡的地方比较好。

而韩泰锡则是看着那张纸钞发愣,怎么又是aa?他明明想要请客来着

“真是的,这么绝情,完全不给人机会啊。”他扯了扯嘴角,把之前放到了桌子上的手链给拿了回来。

他特地把这条手链给放到了靠近她的方向,本来还以为能够让她下意识的拿起来呢,结果看可倒好,这位女士根本就没把这东西给放在心上!

“明明是很贵重的首饰呢。”他咕哝了一句,十分无奈。

虽然是碎钻,但这可是彩色碎钻呢,即使是克拉数再小,数量多了之后价格也是很可观的。更不用说这串手链上面的每颗钻石都切割的一样大小,连颜色都是一样的,明显是从一整颗钻石上面切割下来的,价格绝对不是普通碎钻首饰能够比较的。

可是这么贵重的首饰对方却完全不放在眼里,根本就没有想着要拿回去,这是有多想要跟他划清界限?

“但我完全不想要放弃怎么办?”韩泰锡摩挲了一下那串手链,一口气喝完了整杯不加糖的咖啡,决定继续努力。

人生的道路上面,谁还没有受到过点儿挫折呢?

要是那么容易就放弃的话,他当初在美国被人霸凌的时候早就挺不过来自杀了,又怎么会在以后的日子里面反杀回去打得那些欺负过自己的人嗷嗷叫着跪地求饶?

有时候,人需要一点点的韧劲儿,这样才会走的更远!

结完了账,他很愉快的走出了饮品店。

研究生呢,要读好几年,他有的是时间来进行这场追逐。总有一天,他会亲手把那串手链给戴到它主人那只漂亮的手腕上面。

现在嘛,他需要解决一些生活上面的问题,比如说找一个合适的房子租下来住进去,而不是天天住在酒店里面对着空荡荡毫无生活气息的房间。

另外就是驾照,他之前又跟这边的工作人员沟通过,只要提供了足够有效的信息资料,就可以拿到这边临时的驾照。在京城这种地方生活,没有一辆车子可是太不方便了。

然后是最重要的工作问题,虽然不缺钱花,但是有工作的男人跟没有工作的男人还是有很大的区别的,他可不想要被米亚给嘲笑成为一个无所事事的无业人员,还是找一份工作吧比较好。

不过上一份工作把他坑惨了,被压在了韩国好几年不能动,这次还是要谨慎一点儿,别又出现了你追我逃的情况。虽然很有乐趣,但是签证什么的,也很麻烦啊。

计划做的一套一套的韩泰锡完全没有想到米亚压根就没有想着要跟他玩什么你追我逃的游戏,当初跑到中国来的主要原因也不是他,而是尹家那一家子的脑残。以至于他现在完全跑偏了方向,根本就没有意识到他自己其实没有那么重要,米亚也不会因为他的原因再一次的从中国跑路!

所以说人有时候还是要有点儿自知之明的,别太把自己当回事,不然的话,真的很容易被打击到。

就像是被尹栋焕给告上了法庭的朴美淑跟崔英雄,总觉得尹栋焕不会拿他们怎么样——毕竟当初芯爱失踪了他也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却忘记了人一旦被刺激打了之后真的很容易陷入疯狂。

作者有话要说:

专栏求个包养,新文早知道作者专栏戳戳戳o(≧▽≦)o

感谢在2021-10-10 00:00:00~2021-10-11 00:00:00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无药可医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无药可医 80瓶;墨染 27瓶;汐舞月、丹麦街道的第三次风°、我看你弯-_-、ellen 10瓶;sunshine_zhyu、26033144、小白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